過后,云瑤才問霍彥辰“你跟媽媽說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霍彥辰攤了攤手“我能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我怎么感覺,剛才媽媽在提醒我生孩子的事情,你確定不是你說了什么?”

    霍彥辰認真想了想,這才說道“那大概是……剛才媽來叫我們吃晚飯的時候,看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?你開個門而已,能看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霍彥辰笑著說道“媽是過來人,什么沒見過。有些事情,我們自己不用說,她也一眼就能看出來。咱媽什么眼力,你還想瞞著她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云瑤想了想,好像是那么回事。可是,她總覺得有些難為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這種問題沒什么好糾結的,爸媽都是開明的人,我們是合法夫妻,這些事情都是正常的。這不正說明,我們兩個感情好嗎?”

    他總有自己的道理,云瑤也懶得繼續爭辯,反正都已經看出來了,她再說這些都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“我差點忘記一件最重要的事情!”云瑤這個時候才想起最重要的那件事情,自己便宜都被占了,可她該提出的要求還沒說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云瑤攔在他面前說道“當然是,以后,不準你單獨和別的女人去吃飯。不管對方說什么,都不可以。尤其是,那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霍彥辰‘哦’了一聲,笑道“所以,你還是吃醋了,對嗎?吃醋了就直接說,不用在老公面前藏著的。剛才問你,你還不承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必要的時候承認,平時當然不會承認。要是承認了,你豈不是會很驕傲?我才不會讓你有這個得意的機會!反正我不管,你不能單獨再去見她,不管她說什么。不然,我真的會生氣。”

    “好!老婆大人都這么說了,我哪里還敢說一個‘不’字。我今天還暗示你來救場的,誰知道你看到了,還裝作什么都沒看見,不管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招惹的麻煩,當然自己解決。堂堂霍少,對付不了一個女人,我才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我都有自信,唯獨那個叫洛云瑤的女人,我一點辦法都沒有。我霍彥辰,英明一世,毀在自己老婆手里,我能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云瑤白了他一眼,心里總算開心了些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好幾天,何柔依舊每天來老宅看望,見到老夫人的時候會多坐一會,陪老人家說說話,以示關心。不過,云瑤發現了,她離開的時間不會超過十一點,幾乎是算著時間離開的,不再留下吃午飯。

    老夫人還納悶,她怎么不在霍家吃午飯了,次次如此。

    只有云瑤知道為什么,她是趁著這個時間,自己在家里,霍彥辰一個人在公司,她就有了可趁之機。中午時候特地過去,就能趕上吃午飯的時間,最好不過。這樣,她就能順理成章跟霍彥辰一起吃飯了。

    不過,霍彥辰有了妻子的叮囑,可不敢再和別的女人一起吃午飯,尤其是前女友。

    第二日,何柔邀約吃午飯,被霍彥辰無情拒絕了。他直言,自己不喜歡在外面吃,午飯已經讓家里的傭人送過來了,沒有她的份。中午,他有各種安排,沒時間搭理她。

    何柔碰了壁,只好回去。本以為,這樣一來,何柔不會再來。誰知道,第三天,她又換了其他的法子。

    去老宅看望的時候她還空著手,等到了霍氏集團的時候,她手里就多了一個精美的保溫桶,里面放著的,正是她給霍彥辰精心準備的午餐。她這樣高調來到公司,沒辦法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前臺的工作人員看著都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,總裁夫人三天沒來上班,這個前女友就囂張上天了,居然敢大張旗鼓提著做好的午飯來公司,這不是總裁夫人才能做的事情嗎?

    他們開始好奇起來,聽聞洛總的做事風格也是狠絕又果斷,以前接近霍總的陌生女人,都沒有好結果,不知道這次,洛總知道這件事,會怎么解決這個前女友。

    有人又說了,前女友那是美好的回憶,洛總這次能不能贏還不一定。畢竟,這個何小姐也是有些背景和手段的,人家好歹是何副總的親姐姐,霍總的初戀。

    那句話怎么說來著,男人總是對初戀抱有不一樣的幻想,那是最美好的回憶,初戀當然是最好的。這次,洛總可能夠嗆。

    大家開始議論起來,何柔聽到也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霍彥辰看到何柔提過來的午飯,營養均衡,葷素搭配得很好,三菜一湯,外觀也很不錯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想著你一個人吃飯會很悶,你昨天不是跟我說,你不愛吃外面的飯嗎?我也覺得,外面再好的餐廳,都沒有自己動手做出來的飯菜好。你還沒有吃過我做的飯菜吧?這幾年,我的廚藝已經很好了,今天特地帶來給你嘗嘗,都是你喜歡的食物,嘗嘗看。”

    何柔微微彎腰前傾將筷子遞給他,霍彥辰遲遲沒有接過來,只是看著她。

    被他這么看著,何柔突然有些害羞起來。回來后,他還不曾這樣打量過自己,她低頭笑了起來“彥辰,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?怪難為情的,別人看見會誤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在意別人的眼光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,你不在乎。或者,就是想讓別人誤會點什么。不然,怎么費這么多心思,特地做好午飯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對你好一點,我說過自己沒有非分之想了。我只想在她沒能照顧你,陪伴你的時候,為你做點什么。只是一頓午飯而已,云瑤,她會這么小氣嗎?”

    霍彥辰皺了皺眉頭,拒絕了她的午飯。

    “不是小氣,是在意。我在意她,不希望她不開心。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以后,別再做這些事情,沒有意義。”

    何柔心里有些冷冰冰的,她告訴自己,不能就此氣餒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,你的胃口可能變了。沒關系,其他口味,我也會。”她特地要來餐盒,將飯菜換在餐盒里,擺在旁邊的桌上,又收拾好一切。

    “東西我放在這,做飯是我的事,吃不吃,看你自己的選擇。別餓著肚子,我……先走了。”
桂林华逸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