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穿越小說 > 皇朝風云之弘云錄 > 第2136章 只有前進!(下)
    異娑平的話提醒了南詔軍將士,他們不能再對夏軍抱有任何幻想,必須時刻保持著死戰的決心!

    除此以外,異娑平還以陣亡士兵為由挑動南詔軍將士對夏軍的仇恨,這一招也非常奏效,南詔軍營里的怒火沖天,南詔軍原本喪失的士氣不僅回來了,而且比之前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利用這股氣勢,異娑平親自率領大軍主力發動進攻,他們快速通過已經空無一人的第四道壁壘,直撲第五道壁壘,那正是蒙邏軍覆沒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開戰之前,異娑平將刀指向壁壘,當著軍將士的面高呼“那是我們的同胞被無情殘殺的地方!那里遍地都是同胞們的血!攻破它占領它,讓我們為同胞們復仇!彌陀天會保佑我們的!前進吧,彌陀天的戰士們!”

    震天咆哮聲中,南詔軍開始了對夏軍第五道壁壘的猛攻!

    負責守衛壁壘的左威勝軍和左戎衛兩部加起來還有三萬余士卒,他們憑借著堅固的壁壘用最擅長的弓弩和火器回擊,但南詔軍就像都發瘋了一樣,不惜任何代價的向著堡壘上前進,這種不要命的氣勢竟讓夏軍士兵們感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半日下來,南詔軍就喪失了萬余士兵,尸體堆積著,繼續進攻的士兵踩著尸體爬上去,夏軍的壁壘并不是太高,南詔士兵可以用這種方法到達壁壘上,與夏軍士兵進行近身戰。

    看到壁壘上的防御已經癱瘓,雙方正在白刃戰,左威勝軍大將軍李忌與左戎衛大將軍韓滔商量了一下,決定向后方求援,這段時間他們也明白了,南詔軍氣勢洶洶將部兵力壓上,對壁壘勢在必得,以兩部現在的兵力,白刃戰沒有勝算,要么援兵趕到要么就撤退。

    南宮冕給了他們二人嚴守一天的命令,是不會答應他們現在撤退的,所以只能派出援兵。

    等待了片刻之后,馮希率領五千士兵趕來支援,這讓李忌韓滔很是不滿,南詔軍這么多,眼看著壁壘陷落只是時間問題,就算要支援也該至少一萬,卻只派了五千,還依然給了他們嚴令,要他們再死守半天的時間,這太強人所難了!

    此時,壁壘上激戰正酣,兩軍士兵你爭我奪,不時有人從上面掉下來,就是壁壘內部也積累了不少尸首。

    馮希自從上次差點被南宮冕處罰之后就再也不敢放肆了,他帶領著新到的五千士兵立刻投入戰斗,有了他們的加入,讓進攻的南詔軍腳步遲緩了下來,也讓守軍得到了喘息之機。

    有軍令在上,就是有再多的困難也要執行,違者必將遭軍法從事。這是夏朝軍律中的內容,李忌和韓滔只能無奈的嘆著氣,拔出刀帶著親兵隊伍投入戰斗,這種時候他們必須與士兵們戰斗在一起,否則他們無法堅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有了將領們的以身作則,士兵們紛紛抖擻精神,更加賣力的拼殺,終于慢慢的將南詔軍逼下了壁壘。

    盡管沒能完攻下壁壘,但南詔軍上下信心并沒有減弱,他們只是馬上就要成功了,只需要再咬牙堅持一下。

    在休整了半個時辰之后,南詔軍重新發動進攻,夏軍這邊的三個將領則都活躍在第一線,雙方圍繞著壁壘展開鏖戰……

    “報!大總管,”一名哨騎從前方歸來,跪倒在了南宮冕面前,稟道“李將軍說,敵我雙方正在拼力相搏,但我軍兵力處在弱勢,懇請大總管再派援軍!”

    南宮冕毫不猶豫道“告訴他,援軍出擊還不到時候,他們必須再撐兩個時辰,如果在這兩個時辰中失守,我要他們提頭來見!”

    對這個命令,剛剛拼殺過一陣退下來休息的李忌咬著牙恨恨道“兩個時辰?!你回去告訴大總管,我們這里一個時辰都撐不到了!”

    南宮冕則回答道“我已經說過了,如果他們撐不了兩個時辰就敗退,就算活著回來我也要摘下他們的腦袋!”

    “媽的!”李忌恨不得一刀把桌子當南宮冕的頭一樣給劈了,但發泄一下心中的憤恨之后,他大步朝外面走去,一邊走還一邊吼道“拼了拼了!老子不求他!我左威勝軍就沒有一個孬種!不就是死守嗎?好!我們就是軍覆沒也給他守住!”

    李忌并非只是說說而已,回到戰場之后他更加的拼命,幾乎已經到了冒失的地步,要是敵人用誘導之計,他肯定想都不想就會踏進陷阱里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仗打到這個份上,雙方都是靠著意志力支撐著,沒人還有那多余的心思去考慮計策什么的。

    壁壘久攻不下,南詔軍將領開始急躁,明明只差一點點,可他們就是拿不下來,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將領們幾乎都跑到第一線去督促士兵們再加把力,夏軍數量不及他們,人數會越來越少,只剩下那道薄弱的防線,他們一刀就可以劈開,怎么會拿不下來?

    “弟兄們!守住壁壘!只要我們再撐半個時辰,援軍就會到了!”李忌向周圍大吼,他們已經撐過了一個半時辰,距離南宮冕命令的兩個時辰確實還差半個,在此時喊出來就是為了激勵這些疲憊到極點的士兵們。

    受到這句話的鼓舞,士兵們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他們將最后的斗志部激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,半個時辰也快過去了,壁壘依舊掌握在夏軍的手里,但這里已經看不出原本壁壘的樣子了,依著壁壘,兩邊都堆積起了如山的尸首,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,鮮血從上往下汩汩的流出,漸漸匯集成了一條條溪流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一名哨騎飛奔而來,向李忌等人稟道“李將軍,大總管傳令,放棄第五道壁壘,退守最后壁壘!”

    苦等了這么久,等來的卻不是援兵,而是撤退的命令,一些士兵雙腿一軟,呆滯著坐倒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李忌滿臉都是苦澀,他握緊了刀柄,一旁的韓滔連忙湊上來,伸手抓住了他,并向他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”李忌咬緊牙齒慢慢吐出這個字“走!”

    當南詔軍士兵再次登上壁壘時,發現夏軍已經撤離了,天邊的殘陽照射而來的光線就如血一般紅。

    為了攻取這道壁壘,南詔軍又付出了三萬士兵的傷亡,而夏軍則只有一萬兩千士兵返回了最后壁壘,要說傷亡,其實雙方差距并不是很大。對本身就兵力占優的南詔軍來說是可以接受的,可對夏軍來說,這讓他們原本就緊張的兵力更加捉襟見肘了。

    。
桂林华逸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