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電子書下載網 > 穿越小說 > 交手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互換
    武博山這段時間一直心神不寧,每天晚上都要做噩夢,他不知道下次與山本常夫碰面后,將如何解釋。恐怕解釋就是掩飾、掩飾就是事實,那下次見面,就是自己喪命之時。

    特別是晉東南站轉達的重慶嘉獎令到了后,他更是坐立不安。這哪是一張嘉獎令啊,簡直就是一道催命符。

    幸好,武博山接到通知,讓他去趟縣城,雙棠組的組長要親自為他慶祝。

    換在之前,武博山會非常興奮,他一直想見到雙棠組長,山本常夫也一心想抓到這個神秘的雙棠組長。現在,他只希望,能將功折過,保住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武博山要來縣城的消息,史建德“第一時間”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馬上向上杉英勇報告“上杉先生,今天下午,鐵路破壞隊的隊長要來縣城,軍統雙棠組的組長,晚上要為了慶祝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驚喜地說“消息確定?”

    自從新澤火車站的軍列被炸后,山本常夫一直在聯系武博山。可軍統早就轉移,一直沒聯系上。

    這次好了,武博山送上了門。

    而且,還有軍統雙棠組的組長,這可是憲兵隊一直在抓的大魚。

    史建德篤定地說“這是孫春有告訴我的,他可能也會參加晚上的宴請。”

    根據陳國錄的指示,他這個日本人的“內線”,要讓日本人相信是忠誠可靠的。讓日本人誤認為,武博山是假叛變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武博山和史建德的身份要互換!軍統傳遞消息的渠道,只能有一條。武博山太不可控,這種人應該盡快除掉。

    上杉英勇問“知道宴請的地點嗎?”

    史建德說“問了一句,孫春有沒說,就不敢再問了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問“你覺得,會在飯莊還是在家里?”

    史建德明白上杉英勇的意思,搖了搖頭,說“說不準,可能在城外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臉上露出笑容“喲西,注意與孫春有保持聯絡,有情況及時報告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迅速向山本常夫報告,得知武博山要來縣城,還要與雙棠組的組長見面,他也很高興。幾天了,終于有一個好消息。

    上杉英勇問“山本君,你覺得武博山還會與我們聯系嗎?”

    他與山本常夫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,武博山一直就是軍統的人,當時為了活命,才假意投靠。可笑的是,他們還將武博山當成王牌臥底。

    幸好有史建德這條線,否則哪知道武博山的真面目呢?

    山本常夫說“要作好不與我們聯系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重慶都知道新澤火車站的軍列被炸,又是嘉獎又是發錢,武博山的身份相當暴露了,他還敢聯系嗎?

    上杉英勇說“我讓特務隊暗中排查。”

    別的事情,張曉儒或許還會推諉,但這事,他的積極性非常高。快傍晚的時候,他就向上杉英勇報告,發現了武博山的蹤跡。

    張曉儒興沖沖跑到上杉英勇的辦公室“上杉君,二仙廟下午來了位左腳有點瘸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并沒告訴他武博山的名字,只是讓他找一位左腳有殘疾的陌生男子。

    上杉英勇笑吟吟地說“二仙廟?張桑,你的效率很高嘛。”

    張曉儒謙遜地說“根據上杉君的線索,我們重點排查左腳有殘疾的男子。同時,對坐車、坐轎的,也加大排查力量。縣城左腳有殘疾的人不多,今天出現在縣城的陌生人只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上杉英勇朝張曉儒躬了躬身“張桑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張曉儒連忙避開“上杉君,這不是折煞我嗎?”

    幫日本人找到武博山,是他“義不容辭”的責任。讓山本常夫親自審問武博山,他才會死心。

    武博山怎么也沒想到,自己在二仙廟沒等到雙棠組的組長,反倒是迎來了山本常夫。

    看著穿著西裝的山本常夫,武博山臉色頓時變得煞白。他來縣城,并沒有與山本常夫聯系,可山本常夫依然找到了他,這其中的原因,他最是清楚。

    山本常夫冷笑道“怎么,沒想到吧?”

    武博山忙不迭地說“山本先生,我接到命令,在這里等雙棠組的組長,他隨時可能出現。”

    到縣城后,他身邊一直有人,實在是脫不開身。到二仙廟后,總算沒人跟著了,可山本常夫卻突然殺了出來。

    山本常夫譏諷地笑道“雙棠組的組長?你覺得,他會出現么?”

    武博山把自己當成三歲小孩了,武博山想證明他不是軍統的人,到縣城的第一時間,應該聯系自己,而不是找上門后,用這種手段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武博山信誓旦旦地說“會的,一定會的。”

    山本常夫隨口說“聽說晚上雙棠組要為你設宴慶祝?還要發獎金?”

    武博山一臉驚恐“你是從哪聽說的?”

    山本常夫手一揮,將武博山帶出了二仙廟“不要以為,我只有你一個情報員。”

    武博山叫道“山本先生,我真是來見雙棠組長的,請給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山本常夫鄙夷地看了武博山一眼,冷笑道“你覺得是我太傻,還是你太聰明了?”

    武博山解釋道“軍列爆炸,是我的手下擅自用雷管炸藥加香做了定時炸彈。當時走得匆忙,并沒有說起此事。”

    山本常夫被氣笑了“這個理由找得好,上杉君,看到沒有,雷管炸藥加香,就能做定時炸彈。我們的士兵,在車廂內檢查,竟然看不清燃著香,也聞不到香的氣味。”

    武博山搬走一箱炸藥和雷管后,有憲兵進車廂檢查。雖然沒有特別細致,但如果有這種土制定時炸彈,一定能發現。

    武博山一呆,是啊,用香做定時炸彈,一是時間比較久,關先科能做好嗎?就算做好了,自己應該能發現啊。

    山本常夫問“你怎么跟你們的組長聯系?”

    武博山說“他會來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山本常夫突然說“好吧,只要能找到雙棠組的組長,我就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。
桂林华逸娱乐